深切缅怀周君玉教授

111作者:developer 发表时间:2018-07-24 11:28:24

法学院原系主任周君玉教授于2018年7月9日00:15分在家中去世,享年81岁。当天下午,学院高晋康院长、分党委范波书记、工会主席梁继红副教授、院长助理、办公室主任王华老师以及工作人员一行代表学院前往周君玉教授家中进行吊唁,看望家属。学院教师、学生、校友们通过各种方式对周君玉教授的去世表示深深地哀悼!

高晋康院长沉痛的追思到:周老师早年在西财读统计专业,学院刘文教授的爷爷是她老师,毕业后长期从事政治经济学教学与研究,后任法学系(那时都叫系,相当于现在的学院)第二届系主任并兼人口所副所长。她性格刚毅直率,为人正派,工作认真,乐于提携后人。我94年3月不到31岁任法学系副主任,就是她和陈素玉老师等鼎力举荐的。周老师敢于直言,尽全力为法学系争取发展空间,为法学院后来的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她退下来后仍一如既往关心西财法学学科发展,譬如没有她和人口所其他老师大公无私支持,我们法学学科就不可能从2002年起在人口学博士点下招收民商法、经济法、刑法方向博士生!

周老师与蒋本哲老师(原西财组织部部长)伉俪情深,前年蒋老师先走了,对周老师打击很大,在光华校园多次碰到她,精神状态大不如以前。她自尊心很强,独立意识很强,已成家的小儿子欲搬回来与她同住,被她坚拒,小儿子只好租她楼对面一教授的房子,找借口经常看看孤单而倔强的老母亲!

“小高,小高“……被周老师叫了多年后已变为老高的我,面对许多尊敬老师的仙逝只能感概岁月的无情!

愿生者奋然,周老师安息!

金融80级校友、光大集团副总裁吴富林追忆说:周老师讲课很有条理,人很清秀,那时1980她就四十多岁,手里经常拿个杯子。我离校后没见过她,因为是大课一百多人,同周老师没联系,但记忆中印象很好!

今天我们推送周君玉教授的弟子、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分校教授李通屏校友的追忆文章,以致思念。周君玉教授千古!

 

深切缅怀恩师周君玉先生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分校李通屏教授

 

女中豪杰敢担当,人口法学旗帜扬;

不疾不徐做学问,守正创新人敬仰;

任劳任怨兢兢业,君临天下玉辉煌!

 

2018年7月13日,中国人民大学主办的“新时代人口变化趋势与人口发展战略研讨会”在内蒙古召开,我是满怀兴奋参会的。因为从未来过,也没听说过乌海这个地方,而且乌海也是一个比我想象好得多的地方。同时还可以见见老师、会会朋友、谈天说地、交流心得。忽然,王学义教授告诉我,周君玉老师去世了,几天前走的!而且特立遗嘱,要丧事从简。我震住了、懵了、泪水在眼里打转,思维一下子停住了。反复叨叨,怎么可能呢?怎么这么突然就走了呢?2017年12月消费经济学年会上,老校长王裕国教授对我说,周老师的爱人蒋老师去世了,周老师身体还不错……。当时就想,我应该专程到成都探望恩师,或经常打打电话。但是我没有啊,多年前的相见竟然成了永诀。我痛心、我自责,我是周老师的嫡传弟子啊,是30年前,周老师在人口所指导的最早的两个学生啊。

周老师走了,锥心之痛,夜不能寐。她的音容笑貌、干练豁达、兢兢业业、勇于奉献、任劳任怨、孜孜以求一幕幕浮现在我的眼前。

1987年9月我从河南大学考入西南财经大学人口所,攻读人口学研究生。当时,周老师还在马列教研室。入校的第一个学期,她和谢乐如教授一起担任全校研究生的公共基础课《资本论》(第2卷),我尽管学得认真,但积淀有限,课上课下不敢有太多交流,我想她可能认不得我。第二个学期就有《人口理论》课,当时主讲这门课的是王茂修老师和陈明立老师,刘老刘洪康教授和周老师,都是我们这个课的常客,周老师尽管不是这门课的主讲,但我记得从未拉一节课,像学生一样认真听讲、认真记笔记,到讨论时,不时分享对人口理论及相关问题的研究心得,既活跃了课堂气氛,又拓展了思维、增加了知识,当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周老师兢兢业业、谦虚好学、治学严谨的作风令我终身难忘。

1988年暑期刚过,学校正式任命周老师为人口所副所长和新组建的法学系副主任。周老师不仅要继续从事教学和科研,还要承担繁重的行政任务,身体看起来不怎么好,但还像之前一样,经常往返于我们研究生课堂、图书馆、资料室之间,或听课或查找资料,行色匆匆、面容憔悴。

1988年我国出现了建国后最严重的通货膨胀,社会怨气很重,牢骚和不满很多,读书无用论盛行。形容当时的社会是“穷的像教授、傻的想博士”、“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本来要讨论课程和专业问题,我们难免谈起诸如此类的社会问题和发泄一通不满。每遇此事,周老师像妈妈一样开导我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鼓励我们求是向学、乐观向上,对改革保持坚定信心,保持平和心态,不可言行过激、浮躁盲动。对这些善意,在浮躁的社会下,很难被理解,甚至私下里有些不好的议论。今天想来,这些提醒和劝解,对认识改革、适应改革研究改革、推进改革非常必要、非常及时,对提高我们的自身修养也非常重要。

稍后,周老师和蔡立敏老师共同担任《人口经济学》课程的主讲,我们八七级和八八级研究生一起学习这门课程,周老师给我们讲的内容主要有马克思主义“两种生产”理论、人口投资、人口控制和流动人口等问题。若干年后,她的《商品经济与人口流动》在《经济学家》杂志发表。蔡立敏老师主要讲就业问题。1989年,我分到她门下,在她的精心指导下,1990年春顺利完成了《中国现阶段商品经济条件下人口质量问题研究》的硕士论文。

在毕业论文选题、开题、写作和答辩的过程中,周老师给予坚强而有力的指导、鼓励和支持。我的论文要回答这样几个问题?何为人口质量?从经济学角度看人口质量有何属性?人口质量如何产生又如何生产和再生产?这些和商品经济有何关系?当时这些问题都没有定论。如仅是指出我国经济是有计划的商品经济,说起商品经济还比较谨慎,稍过一点有可能被贴上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标签或者会给自己带来麻烦。我的论文除界定人口质量外,还想确立人口质量商品属性的观点,但是又有“劳动力是不是商品”这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横亘其中,完全舍弃人口质量商品属性的观点,我实在不忍。最后将人口质量的商品属性一章改为人口质量的经济学特征——人口质量具有价值属性和使用价值的属性、人口质量是使用价值和价值的统一体、人口质量的生产和再生产要尊重价值规律。主要是基于马克思劳动价值论展开的,同时吸收贝克尔教育经济价值的分析,最后进一步调整为这样几个方面:提高人口质量必须花费一定的费用;人口质量投资是效益最好的投资之一;人口质量的扩大再生产必须使投资者有利可图,当投资获得的收益大于投资的成本时,人口质量的提高或人口质量的扩大再生产才能实现。我把“人口质量的商品属性”专门放在附录里面。这样处理的目的是既想展示我的思考,同时又淡化敏感问题。论文还有一处是关于人口质量的界定。主流的观点是人类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条件和能力,反映这个能力和条件的好坏或优劣。但我对这个界定不太满意,特意强调它是反映人口总体脱离动物界、摆脱兽性程度多寡的一个概念,强调兽性摆脱得越多,说明人口质量越高、反之说明越低,并且认为这是人口质量最本源的含义,而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条件和能力由此衍生而来。进而说明,人口质量不仅包括身体素质和科学文化素质这些方面,还必须包括思想道德素质的内容等。在后来答辩过程中,存在一些争议,险些过不了关……。可以说,没有吴忠观老师、周老师和陈明立等老师的支持和鼓励,论文完成和通过是不堪设想的。现在回想起来,这也是论文中比较得意的地方。10年后的2000年,在此基础上整理出来的《人口质量的经济学特征与中国人力资本积累研究》终被发表,并被人民大学复印报刊资料全文转载。毕业12年后再次见到周老师,周老师还在谈我的毕业论文,她说人力资本的概念已经被广泛接受,说明我们有前瞻性,洋溢着对我毕业论文的赞扬和肯定。再后来,偶遇《郑州大学学报》(哲社版)主编,谈到论文被人大复印资料转载,对我印象深刻。我说这篇论文的70%归功于10年前的硕士毕业论文,他说10年前的成果还能发表,说明不是昙花一现的应景之作,很有功力吗。

敬爱的周老师,我是您关爱有加的弟子,对我的每一点成绩您总是感觉到由衷高兴。2002年12月作为南开大学的博士生到四川调研“农村计划生育户利益导向机制研究”,我专程到学校看望您,您非常高兴说那天正好是您的生日,同时还说从今天开始您到达了老年人的国际标准了。并专门请我吃饭,饭后特题字赠送您编著的《人口理论》、《人口科学辞典》等著作。2009年您看到我编著的《人口经济学》欣喜不已,说我治学严谨、新意满满。其实,这里面有当年的听课记录、硕士毕业论文和博士毕业论文的痕迹,大量吸收了吴老师和您等诸多老师和国内外其他经济学家、人口学家的成果,第1版已3次印刷、发行6000余册,2014年应邀再版,总共发行9000多册。我深深地感受到您对我的希冀和关爱,我一定努力奋斗,认真学习,不辜负您的殷切期望,做个好学生、好老师,践行“经世济民、孜孜以求”的财大精神。

敬爱周老师,您为西南财经大学的学科建设、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做出了杰出贡献。20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您担任法学系、人口所的领导和重要领导职务将近10年非常辛苦。人口学、法学和社会学等专业的发展,凝结了您无限的操劳和心血,您的同事不会忘记,您的学生不会忘记,您当含笑九泉,一路走好!

周老师,我们永远怀念您!